若凝_。

坑啊坑,你為什麼這麼多呢……

短篇為主、同人為主,自創少。
近期赤安沼中。
不定時赤安糧發放中——

【赤安】起床氣惹的禍。

*副標:大人的情趣我不懂。-by工藤新一
*ooc預警
*依舊赤安暫居工藤家設定



赤井跟降谷正在冷戰。

從早上發生那件事情之後到現在,已經吃完晚餐了兩人還是一句話都沒說。

正坐在兩人中間、已經變回17歲高中生兩個多月的工藤新一君表示很困擾,其實這件事有一部份也是因他而起,雖然錯不在自己。



整件事情是這樣的。

今天早上赤井難得比降谷早起。也許是因為昨天晚上臨時加班加到很晚,降谷睡得很熟,似乎還沒有要起床的意思。體貼枕邊人的赤井決定擔下了準備早餐的重責,讓降谷多睡一會兒。

他輕手輕腳的下床,進浴室梳洗了之後便走到廚房,看看還有些什麼能做早餐。

就吃三明治吧。看著前幾天降谷做點心剩下的麵包,赤井這麼決定。

才把培根煎好放進盤子裡,他便看見已經盥洗好的降谷揉著眼走進廚房,看見他的時候還小愣了一下。

赤井攬過降谷並在他的額上印上一吻,「去幫我叫醒ぼうや,再不起床他會遲到。」

「喔。」已經把早安吻當成習慣的降谷揉著額頭,應了一聲往樓梯走去。

降谷先是敲了敲房門,又等了幾分鐘,門內卻沒有任何聲響,「新一君,我進去囉。」

推開門只發現床上鼓起的棉被,包著棉被的人正熟睡著,根本沒聽見降谷的叫喚、也沒有要起床的意思。

「新一君,起床了。」降谷推了推棉被,「再不起來會遲到喔。」

新一緩緩的坐了起來。眼神雖然有些空洞,但目光是直直望向他的,降谷也就當他起床了,轉身要下樓去幫赤井。

才踏出了一步,身為特工的本能便告訴他有危險。

抓住、轉身、壓制,一氣呵成。然後降谷才發現剛剛攻擊他的是迷迷糊糊才剛回過神來的新一。

「你們在搞什麼,弄的大小聲的。」赤井一進到房內,看見的就是降谷正壓在新一身上。

於是,赤井.醋缸.秀一君就爆發了。

他面色有些僵硬的轉身下樓,試圖把剛才所見都當作假的。

但這止不住他內心醋海翻騰,就連降谷試圖跟他解釋他也沒聽進去。到最後,連降谷也生氣了。

「就跟你說不是了你還想怎樣!」他怒甩開原本抓著赤井的手,提起自己的公事包就拂袖而去。



這大約就是整件事情的始末。

真尷尬。新一看著天花板嘆了口氣。

「我去倒杯茶你們好好聊。」

看著新一離開沙發走向廚房,降谷依然攬著抱枕收著腿窩在沙發右側,並背對赤井鼓著臉頰。赤井則是擰著眉,擺弄筆電似乎是在處理公務。

兩個人在沙發兩端各自生氣,完全沒想要好好聊。

冰冷的氣氛下,仿佛時間也靜止了。不知過了多久,一陣柔軟的觸感打破了僵局,熟悉的溫度令人悸動。

「嗯?」赤井感覺到右手邊一沉,轉頭一看,降谷依然整個臉埋在抱枕裡,只是他的背正貼著自己的右手臂。

赤井輕輕一笑,放下原本正在忙的工作,身手攬住那個難得撒嬌的戀人。

站在客廳外,倒茶回來的新一見狀,默默走回自己的房間。



  Fin.


這篇是舊一點的文章。

明天再來放個這後面的小劇場(其實只是單純因為放了tag會超多

【赤安】醉酒

*第二人稱視角
*波本/安室透/降谷零中心
*可能微ooc,自我流解釋

其實你很少喝醉酒。

或者說,Bourbon、安室透、降谷零,你在扮演這三個身分時都不曾喝醉過。

擔任Bourbon時,因為任務需要經常會碰酒,但只消一點小動作配合一些暗示,你就能在任務目標前營造出自己喝醉的感覺。作為在白羅打工偶爾兼差偵探的安室透,你不會有接觸酒精的需要,自然不會喝醉。而身為降谷零時,除了慶功宴上偶爾的幾杯啤酒之外,風見他們也不會對你灌酒——或者說他們絕不會這樣對待他們公安的公主大人,即使你不知道自己被如此稱呼與愛戴。

只有,在做為零君、做為他口中的零君時,你曾經在他的面前喝醉過。

你只在赤井秀一這人面前喝醉過。

你是那種酒醒之後便不記得醉後之事的人,為了不做出無可挽回的事,你也會盡量避免在他人面前喝醉。

但是赤井秀一——你不僅對他特別上心,甚至還抱持著超越一般的信賴,光看你只在他面前顯現激烈的情緒波動便知曉——他不一樣,你在他面前灌下再多酒精也不怕,而他也縱容你這樣,並會在你醉得不省人事之後替你收拾善後。

他曾經問過你:「就不怕我對你做些什麼嗎?」

你只是笑笑,勾上他的脖子在嘴角淺淺一吻,直視著他的灰紫色眼瞳裡沒有絲毫疑慮。

或許是因為他參與了你人生的大部分,你們一起經歷過的太多,在組織時作為Bourbon和Rye、他叛逃後作為安室透和沖矢昴、剿滅組織時作為降谷零與赤井秀一,有血有淚也有歡笑,你對他所抱持的複雜情感經過長時間的洗練與沉澱,最後全轉為信賴與愛意。

與他相遇、相識、相處、相恨、相知、相惜,最後相戀,你學會放下你沉痛的往昔、包容他不完美的過去,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歸屬之地。

你只相信他,所以只在他面前喝醉。

其實你知道,知道他在你不省人事之後會輕輕抱起你,把你放上床鋪後擰毛巾幫你擦臉,拉好棉被並在你頰邊留下一吻與一句「晚安,零君。」然後把你擁在懷中睡去。

他不會在你喝醉的時候對你做什麼,或是說其實那些時候你都不是喝醉的,只是藉酒助興罷了。

「零君,還喝,不怕我趁你酒醉吃了你?」在你們同居之後他第十七次搶下你的酒杯時對你這麼說。

你依舊只在他嘴角留下輕淺的吻,然後坐進他懷裡,像隻貓一樣伸了個懶腰後瞇起眼。

其實你很少喝醉酒,但卻早已醉在Rye充滿Bourbon味的懷裡。

  Fin.

人生第一篇第二人稱就獻給赤安了……

【赤安】我的愛人啊。


*同居設定有

下班一回到家,降谷脫了大衣之後便直往浴室衝。

外頭正是大雪天,因為怕降谷著涼,赤井在他出門前給他多套了一件厚外套,雖然比較溫暖,但是隨著行走時身體增溫,再加上衣服不透氣,他從圍巾以下的皮膚上都是汗,但接觸到冷風的臉頰卻還是冷的。

衣服黏在皮膚上的感覺很不舒服,於是降谷一回家就馬上跑去洗澡。

剛從滿是蒸氣的浴間踏出,迎面撲來的暖氣夾雜著同居人的氣味,降谷發現溫度似乎比自己剛進家門時高了一點,便立刻明白這是赤井的小貼心。

輕緩的走到客廳,赤井正看著電視沒有出聲,桌上擺著杯波本,看起來是沒有發覺自己已經洗好澡。

看著這樣的赤井,他突然起了玩心,把腳步放的更輕走到赤井身後,雙手伸出去就覆上他的雙眼。

「猜猜我是誰?」降谷的語氣有些歡悅。

赤井先是愣了一下,而後無奈中帶點寵溺的輕哼一聲。

「我的愛人啊。」

一邊說著,左手也握上降谷蓋在他眼上的手,拉到唇邊就是一吻。

同時發覺手中那抹柔軟的溫度高了些。

  Fin.

今天的篇幅比較短,請見諒。

其實只是自己很喜歡傻白甜的兩人,畢竟在本篇裡的他們生活都太沉重了,所以希望在自己筆下的兩人能夠有幸福的生活。

但是很怕因此而ooc(掩面),如果有因此崩角還請不吝提出見解。

【赤安】我想你了。

*給我跳窗逃跑還沒回來的靈感大神,我想你了。
*同居設定有
*時差問題可能有


早晨日光從落地窗灑進來,躺在床上的降谷悠悠轉醒,稍微翻了個身卻發現身邊沒有人。

恍惚中,他才想起,自家戀人在昨天清早因為接到臨時任務的訊息,人已經在美國了。

雖然昨晚跟赤井通過視訊,但或許是因為他曾經失去過太多事物,降谷還是希望能夠更直接的觸碰到他,用自己的手心感受他的存在。畢竟在一切都結束之後,赤井為了他而選擇留在日本,這樣可能會長時間的分開還是第一次。

他爬起身,有些落寞的看著床的另一側嘆了口氣,轉身進浴室盥洗。

直到他準備早餐的時候才發現,赤井帶給他的影響可不只有分離的失落。

降谷踏出廚房時手裡拿著一杯咖啡。

說起來這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,他跟赤井起床後都會為彼此準備早餐。赤井知道他早上一定會喝杯牛奶,所以三不五時就會去超市補貨,而降谷知道赤井喜歡喝咖啡,雖然他自己不喝,但每天早上還是會為他泡一杯。

於是降谷現在開始煩惱手中的咖啡要怎麼解決。

「唔哇,好煩喔!」降谷拿出手機,似乎mail了什麼出去,之後又憤恨的把手機塞進口袋裡。

把咖啡隨意的丟在桌上,降谷整好裝之後便出門上班。

雖然早上的舉動讓他看起來像是已經把這件事放下,但當中午赤井打電話來的時候,他還是彆扭的讓手機響了幾分鐘才決定接起。

「零,你發來的這是什麼東西?」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帶了點笑意,「咖啡?」

降谷有點語塞,他應該直白的說自己已經習慣他在家,所以早上準備早餐的時候多泡了杯咖啡嗎?不行,赤井一定會笑他的。

「我今天早上一如往常的倒了杯牛奶。」赤井再度開口,「然後才想起來我不喝牛奶。你……」

「赤井,」降谷下意識出聲打斷赤井接下來的話,卻又因為覺得彆扭而噤聲。

兩個人就這樣在電話兩頭沉默了許久。

自覺不能再繼續這樣沉默下去,赤井這個狙擊手是絕對有耐心等到他開口,降谷抿著唇像是豁出去一樣:「我想你了。」

「啊啊。」被這樣突然轉換氣氛,赤井斂下眼,帶了點寵溺的應聲。

「所以……」降谷深吸了一口氣,「快回來吧。」

聽見降谷這樣幾近坦率的告白,赤井也不免嚴肅起來。

雖然擅長交際,但是私底下與降谷相處過的人都知道他其實是意外的臉皮薄。與降谷相戀這麼久,赤井必須說,他也是極少聽見降谷除了在纏綿中無意識脫口而出以外的情話——少到幾乎一隻手就數的出來——絕大多的時間都是他在說。

「等我,很快。」

赤井起誓一般說道,隨即在話筒處落下一枚慎重的吻。


  Fin.

這裡是寫文新手,最近剛辦了lof所以打算把文章移過來,請多多指教!

歡迎鑒賞留言,一起討論赤安的美好!!